您的位置: 首頁 >國內 > 正文

"荒山埋嬰"案諸多疑問待解 父母終難辭其咎

2019-10-26 11:43:22來源:

山東省新泰市公安局發布通報。通報稱:2019年8月21日9時52分許,新泰市公安局接報警:羊流鎮上柳杭村附近山上有一被埋嬰兒。接警后,警方立即開展調查。被埋男嬰系2019年8月13日出生,羊流鎮葦池村人。經初步調查,其祖父劉某增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。此案正在進一步調查中。

媒體:荒山埋嬰案諸多疑問待解 父母終難辭其咎

這一事件已經在媒體上發酵數日,警方的通報意味著,“事件”升格為“案件”。此前的媒體報道中,到派出所說明情況的爺爺、接受媒體采訪的奶奶均稱,埋嬰時認為孩子已經死亡,但爺爺被刑拘的事實表明,其辯解未得到警方認可。

有一種聲音認為,對于一個不富裕的家庭來說,一個患有重病的孩子帶來的負擔是沉重的,家人放棄情有可原。負擔是現實存在的,但在生命面前,這樣的“情有可原”未免太過沉重。無論從倫理上還是法律上,這都不能成為寬宥罪惡的理由。

事發后到派出所說明情況,如今被刑拘的,是爺爺;媒體找上門,接受記者采訪的,是奶奶。很多網友因此困惑:“嬰兒的父母去哪兒了?”這一問確有必要,從某種角度而言,如果其父母能切實履行監督職責,這一事件本可不發生。

媒體:荒山埋嬰案諸多疑問待解 父母終難辭其咎

關于監護,民法、未成年人保護法等多部法律做了詳盡規定。“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監護人”,而監護的內容,從人身到財產,保護是全方位的。對于剛出生的嬰兒,父母最重要的監護職責,就是通過履行監護職責,保障其不受傷害。

有必要在此強調的是,每一個家庭,爺爺、奶奶是親人,他們的愛有助于未成年人更好成長,但爺爺奶奶以及其他親人,都不是孩子的監護人。永遠從孩子角度考慮問題,實現其權益最大化,只有父母肩負著如此不可推卸的責任。

媒體:荒山埋嬰案諸多疑問待解 父母終難辭其咎

對一個嬰兒來說,沒有什么是比活下去更大的權益。而當這樣的權益受到威脅時,站在孩子一邊,全力排除這種威脅,是父母唯一正確的選擇。

也許,是他人做出了放棄救治的選擇,但監護人的身份決定了,父母不能附和這種選擇,他們要做的是,讓孩子活下去;也許,他們受到“孩子已經死了”的謊言誤導,但作為孩子的監護人,自己的孩子是不是死亡,應該親自確認,而不是聽說;也許,父母抗爭無效,但至少可以在第一時間向有關部門報告,最大限度避免悲劇發生。遺憾的是,在這一事件中,我們并沒有看到父母在保障嬰兒生命安全方面的積極行動。如果說目前被刑拘的爺爺是“罪魁禍首”,未履行監護職責的父母也難辭其咎。萬幸的是,孩子得救了。

有報道說,孩子已經被村醫接回,但孩子家人用行動宣告他是這個家庭“不受歡迎的人”。他要回歸這個家庭嗎?對此,公眾不無疑問。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、公安部、民政部《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》 第35條規定了可以撤銷監護人資格的七種情形,其中包括遺棄未成年人。回歸這樣一個家庭,父母能否履行監護職責,孩子能否健康成長,有關部門應做評估。

相關閱讀

  • 國內
  • 社會
  • 財經
  • 娛樂
  • 文學
  • 粵港澳
  • 大都市
推薦閱讀
2019新版捕鱼游戏中心